麻辣子健:暗恋的女孩被鹿晗给帅跑了

来源:未知    时间:2018-01-11 17:57

 

  搜狐娱乐讯 (张宁/文 赵明奇/视频)董子健,实在是个很难麻辣对线岁的老人家,用现在的流行语说就是个“老干部”。你要拽着他聊点“00后天团”、禁欲系男神、杰克苏神剧,他还需要被科普一下这些词的意思,对话才能继续。

  更适合他的画风是,探讨电影与演技,比如即将上映的与贾樟柯导演合作的《山河故人》;聊小鲜肉成大电影标配的怪现象,为什么网络言情小说变成了大IP,他说自己的看法,没什么得罪人的话,锋芒都藏起来了,“圈子那么小,你批评别人也不合适,但确实有人是值得批评的。”

  关于自我认知,董子健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孩子,特别讨厌成为焦点。学生时代,经常穿十多块钱的衣服,永远都是那身打扮,还曾有个暗恋的女孩,被鹿晗的帅给带跑了。

  董子健的名字对于很多人是陌生的,第一反应是,他谁啊?出道以来,以“老戏骨”为目标的接剧本原则,让他至今没有一个“爆款”型代表作,最近的作品是与贾樟柯合作的《山河故人》,与张艾嘉发生了一段跨越年龄的爱情,有吻戏,还有“床戏”。

  更多人在介绍董子健的时候,会摆出他的妈妈王京花。“花姐”,圈内知名经纪人,带出过范冰冰李冰冰,董子健算得上是被“双冰”捏着脸长大的。从小对“星光”的耳濡目染,让他在面对前辈演戏时,比同龄演员更淡定,“前辈们其实就像生活中的朋友一模一样,对我来说没什么,就一起在工作。”

  还在读高中时,董子健就主演了电影作《青春派》,本色出演了高三学生。电影上映前,侯孝贤、冯小刚等圈内前辈为其站台背书,发布会上李冰冰贴着他的脸送上香吻。这个角色为他挣得了第一座最佳男主角的奖章。

  那时候,媒体对于董子健的关注,更多的是他因为妈妈的关系,先天被赋予了其他演员可能要花上三年、五年,甚至十年才能等到的机会,他承认,刚开始的时候会觉得很不公平,辛苦了几个月演的戏,却被说“拼妈”。后来自己想通了,“他们说得特别对,我有一个好妈妈。”

  董子健已经是一家影视公司的老板,这个身份被广泛关注,是因为他跟王京花一起投资了《捉妖记》。此外,他参与《少年巴比伦》,不仅是男主角,还是投资人。

  他看各类网络流行小说,研究大众的喜好,“我觉得现在好像不像时代了,观众成长非常快,要看的是真正有新意的东西。”

  还有一点任性。开公司并不是为了赚多少钱,从做老板那刻起,就做好了赔钱的打算,只要赔的不超过片酬。他希望的是,能拍出质量很好,不糊弄事儿的作品,“不希望找了很多大家非常喜欢的明星窜一个局,大家都不是奔着演戏来拍,就没什么意义。”

  王京花对董子健的教育是放养型的,不怎么管他。“我没有任何进组的过程,也没有任何见导演的过程,她没来没有带我见过任何导演。”在这样的教育方式下,董子健说他会受挫,但受挫本身让他原本感性的性格里,成长了更多理性,“当我遇到问题的时候,不会想说怨天尤人,我会想着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  这样成长的董子健,有超越年龄的成熟感,很少哭,除了亲近的人去世,“我并不觉得哭是一个表达情绪特别好、很高级的方式。有的时候人情感在压抑的时候,被抑制的时候是最感动的。”

  “被抑制的感动”被董子健放进了表演里。《山河故人》里有一场戏,董子健站在海边喊母亲“涛”的名字,“我自己的情感那会挺激烈的,导演一直让我克制,因为出于我们自己的情感,对这个孩子的处境非常揪心,但实际上那个男孩是不知道的,他非常迷茫,就是一望无际在喊涛,但在远方的家,涛还是一个人独自生活,独自跳舞,自己包饺子,还有过年。连起来就让我当时心里崩了,特别想哭,一回头看导演,已经泪流满面。”

  也有20多岁的天真。跟张艾嘉不仅有吻戏,还有床戏,“我特别紧张,特别紧张!我是一个很爱克制自己情绪的人,但那场戏我真的已经紧张得头发一直在流汗。”

  虽然处在正当鲜的年龄,董子健不太喜欢“小鲜肉”这个称呼,更愿意别人叫他“小董”,有成熟的一面,也有耿直的时候,比如聊到对爆红鲜肉们的看法。

  早前,黄轩曾经谈到的一番对电影圈里的“小鲜肉”怪现象的感慨,流传甚广,“长得好看一点,拍一个古装神剧就出来了,突然就火得一塌糊涂,很多电影的大导演就去找他们来演自己的电影,目的竟然是为了利用粉丝效应去保障票房。只要你粉丝多就行,你就是主角了。”

  董子健也很认同,“这个东西对很多演员是非常不公平的,如果有导演愿意这么选择,那也证明他的戏不值得我们去拍。其实没有什么不好,每个人都是在为自己好,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情。很像事实胜于雄辩的道理,可能有的时候这种火只是一时的,但你真正自己什么样的,那是一辈子。”

  有不少商业的剧本找他,都被拒绝了,董子健的想法很坚决:“我觉得电影呈现你什么样的形象就是什么样的形成,包括拍《少年班》的时候,我就说能再丑一点吗?我经常会有这种东西存在,并没有什么不好的。我觉得这种东西才是尊重电影的,尊重这项艺术的,并不想说不行我要好看,我要帅,我要吸粉什么乱七八糟,我觉得真无聊。”

  不关注自己的报道,连演的戏也只看一遍。被问到跟周冬雨的绯闻时,懵懂地说这事太奇怪,“冬哥是我大哥,《少年班》拍得也不长,周冬雨在组里就一个月,也没什么。我是一个日久生情的人,那么短的时间不会生情。”

  不了解网络流行。他不懂什么叫“禁欲”,不知道“杰克苏”的定义,不会唱TFboys的金曲。他还属于基本不去KTV,去了就唱陈升、郑钧、许巍,比如《把悲伤留给自己》之类的民谣风,比较古老的歌。

  没事就爱看书、看电影,女朋友要是阅读量相匹配,能一起聊聊米兰·昆德拉更是极好的,不会的线、对话董子健

  董子健:现在90后谁看你打篮球啊!一个一个比谁都牛!现在不像以前,以前可能是一种集体主义社会的思想。现在都是个人主义了,就是大家都爱特立独行,都在用自己的性格做事情,爱自己干事情,已经不像以前打篮球就会一帮女生看着你。我爸,听他小时候讲的时候就是他坐在,听我妈也这么讲,就说我爸坐在教室里面,后面爬满了女生在看。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事情出现了,就包括我跟鹿晗是同一个学校的,我记得我小时候四五年级的时候,他初中,反正是有一次我们班女生都会去看他,包括我喜欢的那个女生。

  董子健:没有,就是很多人都会喜欢他,都会去看他,但是大家都没有什么上学不可以谈恋爱的。

  董子健:有,但不认识。就在剧组里,就有一个人说,“我看你很久了”我说,“啊?是什么意思?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。

  董子健:还是希望的,当然会是一个女孩。但是我觉得因为现在都无所谓了。因为我只是,对我来说偏好是女的,不能说偏好,我的爱好是女的。感觉偏怎么越说越乱啊,我都出汗了。

  董子健:做过就是往老师茶杯里放跳跳糖啊,然后一喝就跳。然后比如说假装同学给别的女生写情书,然后坏事干太多了,有的事儿都不好意思说。

  董子健:就类似什么“你是蜡烛我是火”之类的,就这样,但是我都是帮别人写的。我的作文比较好,大家都会找我来写这种东西,我自认为写得也蛮不错的。每次都是声情并茂,而且我可以把自己变成我那个同学来写。

  董子健:我不会,我觉得太傻了这事,我从来不表白。我如果喜欢一个人,我可能就会对她好吧!我其实是一个比较敏感的人,有什么情绪都能感受到,所以并没有什么可说的,就是心里懂就好了。

  董子健:我觉得读书是一个特别好的一个习惯,能一起读书的当然更好,但如果不爱读书,我也不会去强求什么的。



上一篇:富力城搜狐焦点创意抱枕DIY暖心开启
下一篇:没有了

网站地图 | RSS地图